首页 > 信息动态 > 机构资讯 >
【城乡社区老年协会发展高峰论坛回顾六】助老汇主任邓学艺:农村
发布时间:2018-07-24 10:28 点击数量:

助老汇主任   邓学艺

      关于养老情况我觉得大家都非常熟悉,我给大家举一个案例来说明一下当代家庭面临的一些困境。这个案例是节选自《老龄社会的革命、人类的风险前景》,讲的是一个进城务工的小姑娘,她说:“我妈是独生子女,身体不太好,她照顾我的奶奶太累了,我是独生子女,现在在城市工作,挣点钱过几年估计我妈身体更不好,我就要回去照顾我奶奶、我爸还有我妈。我想明白了,我选男朋友绝对不要独生子女,最好亲戚多一点,年轻时可以相互搭把手,老了也可以互相照应。”

 

       我觉得这个话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代表我们现在这一代人正在面临的或者正在经历的一个比较独特的现象。因为我们的老人越来越多,人口年龄结构也在发生变化,出生率非常低。比如说我们每个育龄妇女出生率处在平均1.5到1.6这样极低同时也是非常危险的水平,我们老年人尤其是高龄的人数在激增。我为什么给大家讲这个呢?老年人数不停的激增,高龄人数不停的激增,尤其还有社会性别老年妇女的特殊问题,会给我们的养老服务带来更为复杂的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我们面临的全部是新的问题,因此我觉得做老年社工或者老龄事业,或者是做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关注老年人服务群体,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和问题是非常多的。但刚才在讲话当中也提到,老年协会可能在一定的场域、一定的时间之内需要我们集中时间和精力,有限的财力、人力、物力资源要锁定在特殊的领域和维度,能够尽可能的给老年人提供他们最需要的服务,而不是把我们的服务可能涉及各行各业。当然我们城乡之间的地域差异,由于中东西部、南北方的差距,每个地方的老年人面临问题的重要程度可能不一样,但是这些都是我们为老年人服务时应特别关注的问题。

 

      比如说我们在陕西省有50多个村子,我们在四川、湖南和超过一万名老人接触过,你问老人目前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老人会给你讲一句话,我生病了谁来照顾我?实际上说的是,第一,他对健康问题特别关心,这个我们一点不难理解。第二,他对照料的问题,因为健康问题如果愈发严重,会引起失能半失能状态的产生,这在各级层面,我生病了谁来照顾我,这是最担心的问题,说的也是我们个体层面医养结合的问题,这也是国家为什么在法规和政策上提医养结合的核心问题。因为我们看这个表就可以明显的看出,我们中国一些老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慢性病,人均寿命虽然在增长,比如建国初期人的平均寿命是43岁,到今天已经提升到77、78岁左右,健康的预期寿命不见得跟人均寿命的增长呈同步、呈正比。

 

       我们通过一些调研,从农村的视角获得了真实的数据。我们在泾阳县六个村调查了280个老年人,在蒲城县调查了1800多个老人,通过我们调研的一些情况,给大家展示了健康和老年人养老方面的问题。老人各种各样的健康都属于健康维度的问题,当然有一些问题不一定是在老龄事业或者目前能回应到的,比如慢性病问题,我们以前开展农村养老服务工作非常注重在个体层面的医养结合,因为许多老人都是超过一种甚至多种的慢性病,在这种情况下老龄事业如何做?应该开展什么样的工作?我们的医养工作怎么做?这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挑战。比如说我们看一下在关中地区老年人的高血压发病率接近38%,许多时候越来越复杂,高血压的发病率可能和脑梗、糖尿病等多种疾病交织在一块儿,这种情况下如何为这些人提供健康支持服务,提供养老照顾服务,甚至在个体层面怎么很好的整合融合,这都是摆在我们面前较大的挑战。

 

      从普通所理解的养老维度再来看一下,老年人的照料大家可以看一下,基本上在项目调查中,有将近61%的老年人是生活处于半自理或者不能自理的状态。换句话说,这些人是需要持续的养老照料服务,不管是家庭、社会、政府、市场,或者是老年协会,不管哪个维度,有这么多需要,我们可以拿陕西640万老年人大概推算一个比例,在中国有4830万失能老人,占老年总人口的18.3%,如果我们不排除个别地域的差异,如果我们取得全国平均水平,有18.3%的老人处于失能半失能状态,就是110万将近120万的老人,我们的养老服务如何为这120万失能半失能,我们重点要关注的群体,尤其是许多有慢性病还生活在农村,我们如何为这个群体提供养老服务,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养老服务体系真正应该回应和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们以往的短板。

 

 

      与此同时,谁来提供家庭养老照料,基本上都是家庭里面的成员。刚才也提到了我们比如说对养老,当社会化养老体系不健全的时候,能够给家庭什么样的指导和支持,确保这110多万的失能半失能老人,我相信绝大多数不在各种各样的养老服务机构,绝大多数是在家庭中。我们在这个情况下,如何给家庭提供一个合适的发展和支持,这才是下一步应当重点解决的问题。否则许多事情可能会飘在空中没有办法落地。在中国的居家养老服务方式中,大家还是倾向于居家养老,可以看到我们的调研,对养老院有意愿的不到0.5%,当然这是农村地区的。我们发展养老机构有不同的地区和城乡之间的差异,我们要确保老年人以较合适的方式,在他所熟悉的环境里尽可能的接受他的养老服务。所以我认为养老服务的目标,我们是要根据老人的喜好在他熟悉的环境里,尽可能的采取一些措施来确保他有一个较高质量的晚年生活。如果把老年群体以完全自理、半自理和失能老人的维度来划分,我觉得我们要进行服务的是完全健康的这些老人,通过健康干预、家庭支持来减缓让他进入到第二群体,再通过一系列的康复指导再返回到健康的群体。或者我们要尽一切可能避免他过早的进入到失能尤其是完全失能的状态。可想而知,现在我们的政策、我们现在的社会服务还做不到这一些,但这是我们今后要走的方向。因为我觉得养老服务是我们这几年工作的核心策略,我们把养老服务解读就是锁定在这三个领域中,像我们刚才说的国家三步走养老典型案例,还有世界卫生组织社区创新组织案例,这里面我们把为老年人养老服务的核心领域或者维度就锁定在三个领域,日常的生活这是在民政上的社会养老需要做的事情,这些健康支持,把老龄和卫健委合并了,这两个层面是我们说的医养结合,但是非常重要的是不能缺了社会参与,因为社会参与是提升老年人的社会参与度,也有利于提升老年人晚年的获得感和心理健康。这样的话他能正面的促进老年人尽可能的让你处在一个叫健康的水平。

 

      当然尤其是社会参与层面,老年协会可以发挥得功能和作用是非常多的,关于这些的划分,我这里面有两分钟的一个视频,这是今年世界卫生组织在每年的4月7号世界卫生日、世界健康日有一个宣传。2012年那个宣传主题就是关于人口老龄化的,今年还是关于人口老龄化的,大家在国内是第一次看到,因为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也是我发给他们的,这个视频是我花了较多的时间发上去的,这样大家可以理解世界卫生组怎么样来谈医养融合,为什么说老人的健康和照料问题应该在各级层面进行整合和融合。

 

      我再举一个例子,从这个当中,如果有个老人跌倒,因为老人跌倒发生的几率很大,我们在健康知识角度、在日常养老照料角度、社会参与角度都可以做不同的事情来减缓老年人或者避免老年人发生跌倒的风险。养老的主要因素都是我们应该考虑的,现在我们虽然建立了居家为基础、机构为补充,“十二五”期间是机构为支撑,“十三五”是机构为补充,可见大的政策是往社区和居家养老方面走,社会力量参与运行日间照料,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我们按照3%的床位数量来发展机构养老设施,在“十三五”期间这个事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在提升质量方面,我们大量的财力物力和服务应该转到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里面,老龄部门和老年协会我们应该考虑我们如何能够提供一些服务,尤其是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来提供服务。

 

      我再给大家看一下这个,这是解决人的问题,我们在陕西大概有16000多个老年协会在农村地区,如果这16000多个老年协会每个村能辐射200个人,大概就是约320多万老年人,我们有超过一半以上的老年人甚至更多是能被农村老年协会覆盖到的,如果在农村没有养老服务主体,如果我们解决了人的问题,我觉得这个事情对我们是有巨大意义的。我们可以把发展起来的,比如农村这16000多个老年协会,可以在农村养老服务供给方面发挥主体性、组织性、平台性的作用,这个意义是深远的。即便是我们国家在15个城市试点长期护理保险,你能解决钱的问题,依旧解决不了人的问题。为什么呢?我们中国有4083万失能老人,如果按照国际上的照护比例,一个护理员最多护理三个老人,我们需要1300万个护理员。现在有一些是30到50万,有的说是50万到70万,我们按照最高数值70万来看,我们全国缺少的护理人员数量是非常庞大的,陕西可想而知。我们能够提供养老服务的人员就更少了,这种情况下,老年协会可以发挥得功能和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时间关系,我就简单给大家说一说,我们以往做农村养老服务,我们入选国家三部委的典型案例,首先第一个考虑的就是为谁来服务?锁定哪些群体?要聚焦你的服务。你对这些群体做什么?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我们是站在老人的角度以需求为出发点,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我们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而不像目前一些社会化养老服务,是我能给你提供什么样的服务你来接受,这是两个不同的维度,我们是站在老人的需求角度。比如说如何来组织?这里大量发挥了老年协会的功能和作用,为他们提供一些系统的专业知识指导和培训,我觉得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农村场域里面,在各级部门的指导下,以这三个维度,以老年需求为核心,才能把养老服务做好。因为老年涉及的面太多,这些都是我们要做的,目前在老年协会我还是倾向在健康知识养老、照料和社会参与这三个维度里面下大功夫、下狠功夫,因为这样的话我们能够在农村的场域里面弥补养老人员不足的问题,发挥老年协会的作用,甚至给家庭提供一些支持,这样我们才能够弥补庞大的4000万的缺口,或者1300万护理人员的缺口。

 

 

      最后一点我想说的是,刚才刘处也说了,现在我们要转变观念,这个社会的法律政策各种服务的设施,我们不一定要用老龄化社会思维来安排,我们要从老龄化的视角,习总书记5.27讲话谈的很清楚,我们人口文化是人类发展的问题,但这个事情做不好,会对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一系列方面带来巨大的冲击和影响,这才是我们本身的问题,但是这个事情本身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们要重视老年人的知识,重视老年人的贡献,尤其是在老年协会,我觉得我们全部动员的是这些。我们的养老服务将来要往真正有质量的方面发展,我们现在的质量是停留在物理层面,就是别失火、别失盗这种,将来我们真正的要重点在有品质的、有个性化、有差异化、菜单化的养老服务。

 

      我想给大家说的一个观点,我们开展养老服务的话是我们城乡社区老年协会,尤其是将近两万多个老年协会,农村这16000个老年协会,在新时代是不可推卸的时代担当和责任,希望在各级政府部门的支持指导下,在研究人员、高校和社会组织的共同协力下,一起努力起来,相信老年人能够度过一个健康、有品质的晚年生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信息动态 | 关注领域 | 信息披露 | 资源库 | 支持我们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未央路副102号陕西省社会组织孵化基地1211、1213室 邮编:710021 电话:(029)8619586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助老汇社会工作发展中心 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西安鹏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